Ssrx3n86 发表于 2021-12-7 11:27:19

草料场

草料场
这聚义厅比林阳想象的要大也要精致。
原本林阳认为对方只是第一次进入到神话三国当中来,所以肯定没有经验,不知道该怎么摆弄。
但着聚义厅的各种装饰,以及暗中的机关都让林阳大开眼界。
在林阳的眼中,他看到的并不仅仅是具体表面的桌椅板凳,而是藏在暗处的机关暗器。
这就是他与小兵之间的差别。
林阳带进来的小兵在进来了,第一时间就大呼了起来。
这个聚义厅甚至比林阳大本营的大厅还喝酸奶会影响顽固的牛皮癣吗要豪华一些,这让她们都直呼惊艳。
但这在林阳和对方首领看来都只不过是表面上一些无用的装饰他们俩看中的都是装是下方的机关暗器。
在这个世界上,其他的东西不管再怎么花里胡哨都是没有用的,只有活命和战胜对手才是最有用的。
就像林阳,他其实也在自己的大厅当中摆弄了许多暗器,只不过那些小兵没有一个发现而已,这件事情他甚至连扶逸仙都没有说过。
“兄台,你这里面的装饰让我直呼过瘾啊,没想到你也是个这么懂行的人,你这样的人以后在这乱世之中一定能够发展起来的。”
林阳笑着和首领一起说的。
而那首领在听到林阳夸奖自己之后,更是哈哈大笑起来。
他当然听出来林阳的话是什么意思,林阳一眼就看出来他这大厅里面的装饰藏匿的暗器,他又何尝不知道林阳看出来了呢?
“林公子你就不要再取笑我了,和你这位大名鼎鼎的林公子相比,我还差得远呢。
你现在可是我们等级最高的人,而且还是第一个拿到建国令的人,在这个世界上有不知道多少人都崇拜你呢。”
首领哈哈大笑的说道,他说这话其实就是在说他自己。
自从他听到主神智脑说出林阳第一个取得建国令之后,他就一直想要跟随林阳。
但是很可惜,这么久以来他一直都没有碰到林阳,所以他的这个心愿一直都没有完成。
“这位兄台哪有那么多人崇拜我,你看刚才那小兵不是得了牛皮癣一般多久能治好当面就揭穿我的面貌了吗?像我这样懦弱的人怎么可能在乱世之中取得地位呢?”
林阳话虽然是在贬低自己,但笑意却谁都看得出来,他这番话明显是意有所指。
说到这里,他部队当中剩下的几个伞兵都不由自主的低下了头,而对方首领更是笑得欢了。
“好了,林公子。和你相谈着几分话我十分的开心我也就和你直说了吧,
我叫做左正清自从听到林公子你首先夺得令牌之后,就一直想要投靠于你,只是一直没有找到机会。
今天好不容易相遇了,我们一定要相互关照啊。”
左正清边说边哈哈大笑起来,他没有想到他想了长牛皮癣要注意什么那么久的事情,竟然在今天一下就实现了,这让他怎么不开心呢?
“你的意思是说你要和我合作吗?”
林阳抬头看了一眼左正清语气不明不白的。
“这是当然,林公子不仅是合作,更主身上有牛皮癣要注意什么要的是我要投靠你,我知道你身上的潜力能够在第一时间就找到建国令的人,你的实力绝对非凡。
更何况这么久以来,你一直都是榜单上的第一名,这也就足以证明你的能力有多么强大了,我左正清跟着你绝对不会后悔的。”
左正清这个时候收起了自己的笑容,反而变得满脸的严肃了。
听了左正清的话,林阳稍微点了点头,但是在经过散兵这件事情之后,他对于结交人收留人都有了更大的看法。
“既然你说你要投靠我,那需要拿出点诚意来吧。让我看看你带兵的本领怎么样,如果你训练出来的部队让我满意的话,让你留下也不是不可以。”
林阳这个时候将自己的姿态抬得高高的,这让他后面剩下的那几个伞兵又开始作妖了。
“什么玩意儿自己都要怎么预防银屑病不敢和对面打,竟然还叫对方拿出实力来给自己看,也不如撒泡尿照照镜子自己是什么样子。”
剩下的那几个散兵都在自己心底里诽谤,着说道。
经过了刚才的那次事件之后,他们是不敢在明面上和林阳刚了。
但在心底里他们想怎么骂就怎么骂,林阳是管不着的。
“这没问题呀,林公子只要能够加入你这又算得了什么呢?而且为了做好这一天的准备,我一刻没有松懈过。”
左正清眉毛一挑,然后就率先走在了前面,林阳知道左正清这是诚女性患上牛皮癣之后要怎么保健自己呢意十足的表现,所以也不犹豫直接就跟上了他。
在走了一段路之后,他们来到了一处宽阔的空地上。
在这里横七竖八的排列着许多士兵,他们看上去一点纪律性都没有。
但林阳却非常眼尖,他一眼就看出这些人个个精神饱满,恐武有力是训练有素的好士兵。
这个时候林阳一旁的扶逸仙走上来说道:
“主公对方的士兵个个都这个样子能够行得成战斗力吗?我们要不要再考虑一下?”
扶逸仙的声音虽然很小,但还是被左振清给听到了,也不知道扶逸仙是故意的还是无意的。
不过左正清也没有一点生气的意思,他只是转过头来看着扶逸仙说道。
“这位小兄弟,你这句话可就说错了,相信林公子你看得出来吧,我这些士兵到底怎么样?”
左正清满脸笑容,同时还有一些期待,这同样也是他对林阳的一次试探,虽然林阳是第一个拿到建国令的,但这也不排除运气的成分在里面啊。
至于说等级林阳的等级一开始就领先于其他人,他升起级来比其他人要容易一些吧。
这是左正清的内心想法。
林阳一眼就看破了左正清心里面的小九九。
不过他并没有说破,而是悠哉悠哉的开口说道:“左正清啊,你的这些士兵虽然看起来懒懒散散的,但个个精神饱满,手臂更是粗壮的不得了,明显是一副孔武有力的样子,如果是懒散的兵,应该没有这种效果吧。”
林阳微微一笑,一句话就道出了其中的玄妙。
页: [1]
查看完整版本: 草料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