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ctierzf 发表于 2021-12-7 12:31:43

夫妻对拜

夫妻对拜
从决定回永元登上皇位开始,赫连君尧便已经知道,再过以前那样肆意妄为的日子是不太可能的了。虽然这江山他不在意,但是也是老头子一辈子的心血。他会守好,也有足够的能力能保永元三十年无人敢犯。
但是,他也没有扩张疆土的心思,因为怕麻烦。
赫连君尧的人生,从他离开皇宫踏上江湖起,就注定与普通人不一样。
他习了一身绝顶的武功,有聪明的头脑,也有天下最美丽的容颜。老天能给的优待,统统都给他了。纳兰绝说过,他是上天的宠儿,天生便是要俯视众人的。
然而老天也留了个心眼,知道太过完美的人生毫无趣味,所以收走了赫连君尧的爱情。
他得不到自己心爱的人,能做的是成全,然后退守江山,孤寂一生。
本来是该这样的,他已经收起了心,恢复了从前的淡漠,俯视着脚下的人来来往往,这样度过几十年,然后化作黄土,也就是了。
然而,从天上掉下来一个沈初见。
赫连君尧现在开始认真的思考,为什么当初没有立刻杀了她呢?她看起来就很古怪,甚至被错认成了男子。讲不清来历,还敢喊他美人。他当时,游丝都捏在了手里,为什么不立刻穿了她的喉咙?
就是那莫名其妙的一点儿仁慈,后来身边才多了一个蹦蹦跳跳的人。他本来沉寂的日子,又一点一点开始被她融化了。
沈初见古灵精怪,会做很多奇怪的东西,他曾起过疑心,也考虑过是不是杀了她比较干脆。
然而那日在书院的厨房门口,他看着她眼睛红红的咬着食物的模样,心里突然就软得一塌糊涂。想着,这样爱吃东西的家伙,要控制也挺容易的。
这丫头很可爱,虽然只知道吃,呆蠢呆蠢的,但是偶尔正经起来,也还像那么回事。有她在的地方,感觉都是暖洋洋的,少了一份勾心斗角,多了一份简单直接。他不是不知道她也有聪明的时候,白芷几次想卷她进后宫的争斗,那丫头都糊弄了过去。他是看在眼里阜新治疗牛皮癣哪里正规的。
但是沈初见的聪明,没有一点针对性,也不凌厉,就跟她脸上的肉一样,软绵绵的。
赫连君尧低笑两声,手里的锦囊握得微微湿润了。
“主子,您睡一会儿也可以。”萧云放弃劝说他了,在帐篷外升了火堆,趁着雪停了,烤烤手。离天亮,还有一段时间去了呢。
“什么时辰了?”赫连君尧的声音从帐篷里传出来。
萧云看了看天色,道:“子时刚过。”
迎礼是在卯时,还有两个时辰。
帐篷里沉默了一会儿,萧云站在外面,等到快觉得里面的人已经睡着了的时候,帐篷却突然被人掀开了。
“主子?”
“下山。”
萧云一愣,看了看漆黑的四周,再看了看远处模糊的森林:“主子,这个时候比白天下去更为困难,怕是……”
“我说下山,你跟着便是。”赫连君尧声音难得地有点紧绷,右手捏得很紧,一身白衣在夜色之下尚算明显。萧云咬咬牙,拿起长剑跟上了。
他果然还是说服不了自己,沈初见若是嫁给别人,说不定以后会受欺负,说不定还会被饿饭,说不定会在这地方香消玉殒。他要隔很久才能看见她,那么那时候她的心里,可还有他的位置?
一想到她要蹭在别人的怀里撒娇,要对着别人痴迷又傻兮兮地笑,甚至还要成为别人的女人,为别人生儿育女,以后带着孩子回来叫他舅舅……
他忍不了。
龙昭是对的,男人看男人,果然才更透彻。他舍不下沈初见,否则也不会千里迢迢地过来,他根本从一开始就是抱着不想她嫁的心思的。
他喜欢沈初见,这次确定了,她值得自己撕毁与雪国的盟约。这冰冷的国家,哪里及得上她半分温暖?他想抱她了,软绵绵的,肯定能让他这时候冰冷的双手暖和起来。他想带她走,回永元去,想办法将她留在自己身边。
她说了喜欢的是他的,他也不该这样残忍,让她嫁给自己不喜欢的人,对吧?
皇帝陛下心口闷闷的,身子却一点也不含糊,直直地往阵法里面闯去。
“主子!小心!”萧云变了脸色,看着赫连君尧强行用游丝缠在树上,逆着阵法走,心都漏跳了一拍。
刚刚龙昭说过,这阵要是强行破除,会引发山上的雪崩。
“萧云,砍树。”赫连君尧冷静地吩咐,扫了周围一眼,快速地查找这阵法的漏洞。
树比上来的时候多了很多,有一些是障眼法。赫连君尧一边指着几个地方的树,一边飞奔一边给萧云指示。上山来花的时间都不少,破阵下山,他没有多余的时间消耗。
沈初见,他要带回永元去。
若是欠她一个交代,那么告诉她好了。他对她心动了,情起了,所以在永乐宫,他才会那样亲吻她。
如果她还记恨他伤了她,那么就让她伤回来好了。
唇边染了笑意,赫连君尧飞身一脚踢断一棵小树,趁着阵法的一点间隙,飞快地飞身想出去。
但是……
“主子!”萧云突然睁大了眼睛,嘶吼了一声。
带着惊恐的声音顺着雪风传了很远很远。
……
初见睁开眼睛,盯着漆黑的房间发了好一会儿呆。伸手一摸,自己的额上竟然全是汗了。
好像做噩梦了,今天梦里的赫连君尧不如昨天温柔,而是站在一片枫树林下面,恶狠狠地看着她,冲她吼了一些什么。刚刚明明还记得,但是睁开眼睛的时候,就已经什么都忘了。
“公主?”榻上的绿绮被惊醒了,点了灯过来看着她。
“我没事。”初见笑了笑,看看天色道:“还有多久?”
绿绮拿出帕子擦了擦初见的脸,道:“还有一个多时辰,公主再睡一会儿吧。”
初见想了想,还是坐了起来,道:“没什么睡意了,估计是要嫁人,我也婚前恐惧症了。绿绮,据说这里的女子出嫁很麻烦的,不如现在便将我收拾了吧,省得到时辰了手忙脚乱。”
绿绮惊讶地看了她一眼,还是应了,出门去唤醒了红锦,两人进来帮她梳洗打扮,穿上红红的嫁衣,抹了胭脂,涂了朱丹,头发挽成髻,戴上了凤冠。
看着镜子,初见想,怪不得都说出嫁的女人最漂亮,因为出嫁这一天,妆上得最厚,快画得她都要不认得她自己了。
真漂亮!
对着镜子笑了笑,绿绮又开始折腾她的衣摆,里里外外将她收拾得工工整整的了,时辰也就差不多了。
喜娘进来的时候,看见的就是新娘子坐在桌边,很斯文地吃着早膳。
“哎呦,我的公主殿下,新娘子是不可以吃东西的!”喜娘捏着帕子就叫开了,后面一串儿捧着托盘的宫女都惊讶地往里看。
初见温柔地一笑,将最后一口糕点放进嘴里,朝那喜娘道:“我不吃东西是不可能的,为了保证婚礼的顺利进行,喜娘还是不要嚷了。来吧,我都准备好了,还要做什么就赶紧的。”
喜娘瞪大了眼,刚想说什么,却听得龙晴的声音在外面响起:“她要吃就让她吃好了,别耽误了时辰。”
初见眼睛一亮,提着裙子就出了房间去找龙晴,一天没看见她了呢。
喜娘直叫唤,拦住初见让她跨了几个奇奇怪怪的东西,又在她身上挂了香囊和同心结,盖上了盖头,才让红锦和绿绮扶着她出去。
得,这时候要见龙晴是不可能了。
一路红绸,从她住的这位置,直接延伸到雪国的朝堂。可以看出,雪国对于永元公主的下嫁,当真是很重视的。
初见坐进轿子里,盖头挡了视线,什么都不能看。她也懒得看,就发起了呆来。
脑子一片空白,但是还是听见了轿子旁边龙晴的声音,过了一会儿就听见了龙昭的声音。龙昭好像很紧张,素来调笑的声音今天都正经了起来。本来就是穿红衣的人,初见还真的想知道这厮是不是直接就在衣服外面扎了一朵大红花。
“吉时到——”喜娘笑吟吟地喊了一声。
有些可悲的是,她这时候,还是想起了赫连君尧。那远在千里的人,不知道是怎样的心情。
封妃的仪式意外地跟民间拜堂很相似,红锦小声地道,因为公主是下嫁,所以按照平等的身份来完成册封礼,这是雪国的皇后建议的。
初见没有什么意见,与龙昭牵着同一条红绸,踏进了朝堂里。
“一拜天地——”尖细的声音在朝堂上响起,文武百官两立,龙昭带着初见,朝外面拜了下去。
天地为誓,结发为夫妻,恩爱两不疑。
“二拜高堂——”两人转身,朝龙座上的皇上皇后拜了下去。
两位长辈都很开心,看着一对新人,连连点头。
“夫妻对拜——”
夫妻了,初见捏了捏手里的红绸,深吸了一口气,转身,对着龙昭的方向,低头拜了下去。
页: [1]
查看完整版本: 夫妻对拜